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泯灭
章节列表
第十章 泯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最后一点魔法照明的辉芒,在树冠缝隙间缭绕散尽,无声泯灭。茫茫无际的暗色,急不可耐地收复了这片失地,将所有的一切悄然笼罩。大变之下,新兵们木直地立在原地,仿若一群失去魂灵的傀儡人偶。当那头脱出的边云厉鬼真正出现在面前时,他们尽皆战栗无措。

突兀间发动的偷袭者,正是卡姆雷。此刻他身上披覆的荆棘伪装俱已散落,喷发的炎气辉芒亦重归于黯淡,直如幽灵般疾掠于密林之间,高速格杀着周遭的搜捕者。法师的攻击尽管被瞬间怒激喷涌的炎气阻隔了部分威力,但仍然在他胸腹处留下了两道狭深的贯穿伤,大股的血液不断自内涌出,汩汩若泉。

第二名蓝袍法师并未能逃脱冥王的召唤,卡姆雷在刻意捱了他两记攻击后合身扑上,硬生生用手撕破了防护屏障,拧断了他的颈骨。直至咽下最后一口气,法师的双眼,仍然困惑地大张着。他不明白激起这些边云人如此强大实力的,究竟是“战神死契”,还是另一些隐藏在灵魂深处,不为人知的东西。在卡姆雷燃烧着猎猎赤芒的眸子里,法师似乎感觉到自己看到了些什么,但随即而来的黑暗,已将他无情吞噬。

马蒂斯一队的法师们感觉到了魔力波动的异常,纷纷冲上高空,疾掠向正在激战的所在。随着逐渐接近,他们愕然发现两个同伴的魔力痕迹已经荡然无存。熊熊腾起的怒火几乎要将这些骄傲自负的宫廷魔法师烧沸,无数粒微小的火元素迅速从四面八方集结,凝起,在空中汇聚成一团庞然流动的火云。这一次,他们决意要将脚下的一切焚烧得灰飞烟灭!

门迪塔屏息静气地掩藏在一棵粗大的黑犀树后,握住剑柄的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全身俱已被冷汗湿透。当他看到卡姆雷探手扼上第二个法师咽喉的一幕时,就立即斜刺转向,隐在了黑沉阴森的树丛间。因为年轻的皇家暗党十分清楚,最强大的倚仗一旦失去,接下来卡姆雷的目标,就会是自己。而这样的局面,正是他所深深恐惧着的。作为一名别有用心的潜伏者,这几年边云的最高长官卡姆雷,自然成了他最为关注的对象。门迪塔得出的结论很复杂——凶残、缜密、忠诚、叛逆,以及,极重情意。

几乎每一次袭击商队的路线及步骤,都是由卡姆雷一手策划。对地形的熟悉和详尽的暗哨刺探,使得掳掠行动无往而不利。在抢劫一些大型商队时,卡姆雷甚至会布置出一个张开袋口的战术阵形,以寡而敌众。他的目的直接了当,掠走所有货物,不留一个活口。卡姆雷的任何一个命令,都会被边云士兵立即执行,从来就没有半点疑问。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没有这样的一个统领者,或许就不再有边云。有时候门迪塔忍不住会想,如果卡姆雷选择带着边云人叛逃,那他们将会成为大陆上有史以来最强悍的一支马贼队伍!

之前少将口中所指的“披雨箭”,是精灵族独有的一种强横箭法。而边云诸人所掌握的,却是很久以前一个边云老兵练成的杀戮技能。在卡姆雷严令下,无论是后来的新兵,还是从沼泽中得以逃生的死囚,都掌握了这种极为艰深的集射箭术。沼泽边缘生活着一种剧毒蟾蜍,它们背部毒囊的汁液,后来则被卡姆雷用作抗衡戈壁妖兽。在门迪塔的眼里,这个边云军官利用了他身边一切能够利用的资源,不屈不挠地在和天斗。他对国家极其忠诚,却蔑视一切神灵;他可以面不改色地屠戮整支商队,却见不得身边任何一个士兵死去。由于有着边云最强的实力,卡姆雷在商队护卫手里、妖兽血口中救过每一个下属,代价是全身上下伤痕重叠密布,最深的一处在前胸左侧,那里至今还残留着一个碗大的凹洞,覆盖在胸腔之外的,就只有一层薄薄的皮。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门迪塔却仍然清楚一个事实——正如全部的边云人一样,自己敬畏着卡姆雷,深深地敬畏。而现在,在周遭暗处潜伏,无声探出锐爪的,正是这名失去了所有下属的中队长。他,已经蜕变成一头受伤滴血的野兽。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自爆呢?”门迪塔胡乱想着,不禁有些后悔追赶得过于急躁。四周树丛间的闷声仍在不断响起,门迪塔知道,那是人体仆地的声音。没有惨呼,没有呻吟,就只是简简单单地倒地,死去。边云人都十分擅长简练凶狠的杀人手法,而卡姆雷无疑是其中的大师。即使,是在失去斩马的情况下。

树冠间隙透下的亮光让丛林恢复了短暂的寂静,门迪塔愕然仰首,心中不由暗自叫起苦来。正当他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冲出火云的袭击范围时,一双赤眸已在他正面三丈不到处冷冷亮起。

门迪塔顿时亡魂大冒,双膝微曲,向侧方疾纵而起。一团庞然火光即刻爆发,卡姆雷不再强力压抑体内躁动不休的炎气,而是将它们悉数挥发迫出。他知道所剩的时间已经寥寥无几,只希望能够在死前诛杀这个手上沾满了兄弟鲜血的暗党!

两人一追一逃,短短片刻间已是纵出了几十丈开外。与此同时,半空中远远掠来一条纤巧身影,直射几名魔法师的方向。

全力催发军制炎气的卡姆雷在高速掠行中犹如一尊喷发着烈焰的魔神雕像,就连脸庞脖颈等处都在逐渐凸起撑裂,猎猎蹿出金黄色的炎气辉芒。连续几个起伏后,他猛然间纵身而起,大鸟般在空中划出一道长而曼妙的抛物线,落在了门迪塔的前方。

门迪塔大惊之下生生扭转身形,惶然蹿向旁侧。卡姆雷低声狞笑,抬臂握拳,臂身上炎气立时喷爆如潮,“你怕了吗?感觉到后悔没有?嗯?!”

空气中“噼啪”微响瞬时大作,卡姆雷嘶声狂吼,须发怒张地一拳轰出!门迪塔的去路已被这有如天神的巨汉完全封死,只得咬牙挥剑,带着一道厉啸的疾风,正面斩向激涌而来的金色怒涛!

高空中的火云逐渐溃散分流,幻化为最原始的一粒粒火元素形态,随风消失无踪。几名停止施术的魔法师随着后来那人缓缓下落,悬停在这片树林的上方,长袍飞扬,漠然注视着两个正在生死博杀的边云人。就像是居高临下的神明,俯瞰着人世间最卑微的争斗,沉默中,隐隐带着几分轻蔑。

巴掌宽阔的双刃剑身,方一接触到军制炎气的边缘就立即寸寸折裂,化为碎屑散落一地。卡姆雷的拳头毫不停顿地当胸直进,凶狠地轰上对手交错护在胸前的双臂,炎气微黯,继而猛烈大亮!“咔咔”两声脆响立时爆起,门迪塔直如断线风筝一样倒飞而出,重重撞上不远处一株黑犀树干,哀号声中砰然弹落地面。

宫廷法师们的护身屏障,在黑暗中幽然泛着淡青色的光芒。卡姆雷对这些树冠间隙中若隐若现的微光恍若不见,片刻不停地掠起身躯,直扑双臂断折扭曲的门迪塔!

“救我!救我!”门迪塔眼眸中的一点炎气辉芒正在急剧扩大,不由蜷缩成一团,绝望地对着空中嘶声惨呼。

一团宛如实质的金色光华陡然自他身后暗处飞出,直射向卡姆雷的胸腹,尚未接触时,光团所挟卷的劲风就已经迫得他周身炎气尽皆黯淡,拂动不休!

“轰!”卡姆雷双臂横格,硬撼来袭。一阵沛然莫御的大力从臂身上震起,反摧,卡姆雷身躯四处立时飙出道道血箭,整个人暴退丈余,已是摇摇欲坠。

“中队长,能接下我一击的人不多,你令我感到了惊讶,还有,一点点愉悦。”莫达鲁魁梧的身影自树丛间缓缓显现,宛如一堵无法撼动的坚墙。

卡姆雷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冷然扬眉:“大人,能在临死前再见到您,对我来说实在是再完美不过的结局了。”

莫达鲁乜了门迪塔一眼,低哼了一声:“还没死的话,就滚到一边去!没用的东西!”后者费力地挣起身躯,摇摇晃晃地站到了远处。断臂处仿佛有千百万只贪婪的黑蚂蚁在啃噬不休,剧痛几乎要令他随时窒息。但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却自少将出现的那一刻起,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甚至开始隐隐懊恼,刚才惊惶的呼救,是万万不该呼出口去的。

周遭“簌簌”声大起,马蒂斯带着另一支搜捕队从各个方向围住了这片树林。在看着卡姆雷的时候,他的眼中没有任何一点感情波动,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莫达鲁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臂,金黄纯粹的军制炎气低啸扩张,形成了两道极长光刃,“这么多人为你送行,中队长,你应该感到荣幸。”

卡姆雷的躯体上不断爆出缕缕炎气,血肉横飞四溅,上半身几处已隐约露出了森森白骨。他缓缓扫视着四周众人,神色怅然:“但很可惜,我只能选一个目标。门迪塔,你的运气不错!”

少将大笑,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炎气喷发而成的人形光团已迎面扑来,瞬时将他裹入其内!

对战,短暂而激烈。黑暗密林刹那间被金黄色的辉芒映亮,一株株粗壮的大树轰然而倒,就连大地也被震得微微颤抖。法师们面无表情地漂浮在空中,当下方的炎气光芒散尽,密林重归寂然时,其中一人抬手,施放了一个大型照明魔法。

莫达鲁仍然保持着直立的姿势,似乎未曾动过分毫。一袭重甲之上,却已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他似乎极爱洁净,正用一方手帕擦拭着周身,眉头微微拧起。卡姆雷前胸处多出了一个硕大的血洞,摇晃着站在他的面前,周身炎气完全黯淡了下去,只留下密布斑驳的处处裂口,情形狰狞可怖至极。

“不得不说,我十分欣赏你藐视一切的勇气。你之所以会死,是因为站在了我的敌对面,这一点很无奈。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绝对不会难为你的儿子。”莫达鲁的脸庞半隐在阴影下,看不出任何表情,“问题是,他在哪里?”

卡姆雷粗重地喘着气,几处极深伤口的血流速度正在逐渐变缓,心跳,也愈来愈微弱,似乎随时就将止歇。他略带着疑惑地直视着少将,嘶哑地道:“我爱我的儿子,远远超过自己的生命,又怎么可能把他交给一个灭了边云的人?想斩草除根的话,您大可以自己去找,不过奉劝一句,那会是白费力气......”

“杀了他。”莫达鲁有些遗憾地道。

马蒂斯腾身掠起,剑锋冷冷挥过,顿时将卡姆雷的头颅斩下。空中,后至的法师卡娜微蹩了眉头,悄然缩回了袍袖外的柔荑。尽管卡姆雷亲手杀掉了她两个同伴,但奇怪的是,卡娜目睹着他死去,心中没有生出丝毫快意。夜风流动之下,她只是觉得,更加萧瑟了一些。

“留着他的尸体,死了这么多新兵,对军部总得有个像样的交代。”莫达鲁转身行远,淡淡地丢下一句,“去,给我把那个孩子找到。”

马蒂斯恭敬地欠身,直到少将的脚步声逐渐消失,才慢慢直起身躯。略为犹豫了一会,他俯身拾起卡姆雷的头颅,吩咐两个新兵把尸身抬回边云,带着其他人散入林中。

边云中,并不存在什么上下级之分,士兵们之间的关系,犹如一母同胞的兄弟。在这个大家庭里,卡姆雷被视作兄长,所有的人都叫他老大。

马蒂斯与卡姆雷一同来到边云的时候,只不过是个瘦弱的大孩子,在一些想家的夜晚,他甚至会偷偷哭泣。正如每个寡言却不失温情的兄长一样,卡姆雷默默地,一点点地教会了他所有的一切,包括如何用刀,怎样驭马,甚至,从哪个角度砍下敌人的头颅最为省力。

大戈壁中往往会肆虐很长时间的沙暴,有时候持续一个星期,有时候则更长一些。在无法掠劫商队的日子里,边云的口粮分配有着极其严格的制度。仍在长着个头的马蒂斯往往会吃不饱,而卡姆雷却经常将自己的那份分出一半,理由,则是千篇一律的“不饿”。有时候,马蒂斯会觉得,有这样一个兄长在身边,即使是终生被困在鬼域,也算不了什么。

现在,喜欢哭鼻子的孩子已经长大。他强壮有力,挥刀如风,懂得该怎样才能活得更好,更长久。而兄长的头颅,就挂在他的腰间,随着行进起伏,不断地撞在剑鞘上。那绽裂的眼角处,正缓缓划下一缕殷红,宛如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