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别离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别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色笼罩下的奇力扎山脉,总是幽暗而孤寂,宛如一条独自盘踞在广袤荒野中的远古巨龙。晚风拂过,黑犀树组成的暗色海洋荡起阵阵波澜。树梢晃摇间的摩擦微响交织混杂,形成了一波波恰似浪涛推涌的簌簌声潮,连绵千里不息。

距离边云要塞西侧大约十几里的山腰处,生着一片格外茂密的黑犀密林。树丛间荆棘纠缠集结,几乎爬满了树干间的空地。黑暗中,一头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小金花鼹钻出荆棘团,人立而起,鼻翼翕动,细细地嗅着周遭的气味。它通体披覆着一层油光水滑的棕毛,尾部蓬松如帚,小而精致的头部上方,嵌着两只不成比例的大眼睛,显得颇为可爱。黑犀树结出的坚壳栗果,是金花鼹的主要食源之一。而在边云这一带,它们似乎永远也不会为了食物发愁。

小金花鼹转动头部,谨慎地窥探了片刻,伏下前肢一溜烟蹿上了前方的一株大树。正当它敏捷地攀上树冠枝桠时,一团尖啸升起的白色光体陡然在空中炸裂,爆出千万颗拖曳着炽烈辉芒的流星,纷纷扬扬地飘坠到林中。小金花鼹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变吓得魂飞魄散,慌忙跳下树干,跌跌撞撞地飞蹿回不远处岩石下掩藏的洞穴。

外面的世界,已然白炽一片,犹如日夜于突兀间完成了交替。小金花鼹略带着一些困惑地探出小半个脑袋,张望着,但很快就掉转身躯,钻入了洞穴深处。因为,大地隐隐传来的震动告诉它,不速之客,正在到来。

“都给我把眼睛睁大些!”门迪塔神色戒备地横扫着手中剑锋,密集的荆棘在他面前一片片仆倒四伏,“都别害怕!你们是军人!这里就是战场!如果感觉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要及时做出反应,我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支援你们!”

两名缓缓飞行在狭窄树丛间的蓝袍法师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冷笑。

门迪塔的吼叫打气,并没能给新兵们减轻多少的心理负担。这一支由二十余名幸存者组成的队伍自从进入丛林范围后,就横向分散的方式缓缓推进。尽管空中两名法师不断施放着大规模的照明魔法,但地面上盘错横生的荆棘仍然使得他们举步维艰,行进速度缓慢至极。亲眼目睹了地狱般的杀戮场景之后,每一个新兵都仍然沉浸在深入骨髓的恐惧里面,难以自拔。他们动作僵硬地挥动阔剑,劈斩着荆棘,腿部已被利刺扎得鲜血淋漓,却似丝毫感觉不到痛楚。

比恶魔还要狰狞上三分的脸庞,喷发着熊**气的残缺躯体,不断爆裂四散的血肉,以及,一具具卧躺在黑红血泊中的尸骸......所有的这一切,都恍如犹在眼前。而此刻搜寻的,却正是那座地狱要塞中逃出的厉鬼。

新兵们迟缓而机械地迈动着脚步,心中早已念诵了无数遍光明祷词,只是希望那个搜捕的对象能够离自己越远越好。两个周身笼罩着防护光晕的法师也显得并不积极,只是在空中维持着照明魔法,轻盈随队飞行。他们的同伴在发动“驭风术”掠下山道,沿沼泽边缘高速寻了一遍后,直直升上了高空。月光下的大戈壁苍苍莽莽,微泛出一层青蒙蒙的颜色,高空望下,视野极为开阔旷然。几名法师只是略略扫视了一番,便大鹰般滑翔而下,会合了马蒂斯的队伍由山脚逆向上寻。没有人认为卡姆雷会有深入戈壁的可能性,因为他不仅随时会自爆,而且,身边还带着他的儿子。

林间不断爆起的魔法照明术,使得几十名搜捕者感觉到黑夜不再混沌,山体的范围,似乎也远没有想象中那般浩然无际。然而,这片阴森繁茂的森林却正如一个噩梦,对于每一个深陷其中的人来说,遍布着危机与惊恐的际境,这才刚刚开始。

“左翼,再散开一些,你们挤在一起干嘛?很冷吗?”门迪塔恼火地叫道。左眼处的剧痛一直犹如毒蛇般嘶咬着他的神经,面对着砍之不尽的丛生荆棘,体力和耐性都在迅速流逝。偶尔间,他会对下达搜索命令的少将恨恨地咒骂上几句,当然,只是在心里而已。

左侧十几名新兵应声拉开了彼此间的横向距离,战战兢兢,却无可奈何。最旁侧的一人已经累得连剑都举不起来,无休止的劈斩动作让他全身的每一块骨节都在发痛,鲜血早就糊满了大腿,冰冷粘稠地附在体表,就像是蛇的皮肤。带着片刻未曾止歇的惊恐,以及对从军的悔恨,他气喘不已地迈动着脚步,盼望着能够早点摆脱这该死的处境。

正前方的一簇荆棘中,隐约卧着一块桌面般大小,灰沉沉的巨石。新兵在余光中瞥见了它,却连多看一眼的兴趣也无,精疲力竭地绕了过去。这样硕大的岩石,在奇力扎山脉中比比皆是。它们沉默地盘踞在树丛间隙,只是在魔法弹大亮的刹那才会显露全貌,犹如一头头刻意掩藏在黑暗中的庞然怪兽。而那名将全部心思都放在如何在断裂荆刺中落脚的新兵,却丝毫不曾注意到,随着他渐行渐远,身后的大石竟微微蠕动了一下,随即,睁开了一对隐泛赤红的厉眸。

两枚棱角尖锐的赤色碎石遽然疾射,带着凄厉的尖啸,从后方划过新兵的头顶,斜斜蹿上半空,相继击上了一名法师的后背!包裹着熊**气的石子在“圣光防护”的表层无声粉碎,但青色光罩亦被扯开了一个豁口。还未等那法师反应过来,空中厉啸再起,又是两枚石子毫无停顿地疾飞而来。这一次,却是直接穿破防护,自脊背射入,前胸透出,顿时便要了他的命!

头皮隐隐作痛的侧翼新兵愕然转身,只见一团周身覆满了厚厚荆棘的巨影正高高跃起,伸足踏上他的肩胛,鬼魅般直冲上天!

“咔!”那新兵的大半条脊椎骨在巨大的压力之下,立时寸寸碎裂,整个人犹如一尊浸透了水的泥人,颓然瘫软于地。

门迪塔猛地爆起一声大吼,扬剑纵起身躯,直扑向那团悄然掩来的黑影,“小心!他就在你身后!”

目睹着同伴惨呼,滞顿,无力坠下的另一名魔法师根本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茫然地漂浮在空中,被瞬息间扑至的黑影合臂拢起,狂吼声中猛力掷向地面!

一声低低的闷响震起,地面上尘土飞扬,法师仰躺于地,周身笼罩的防护光罩逐渐黯淡了下来。强力的撞击振荡,似乎换回了片刻的清醒,转首望了眼近在咫尺的死去同伴,他的手中骤然蹿起两道耀眼至极的光束,“我要你死!”

纯白湛然的光束急速腾起,带着一阵短促而剧烈的“嗡嗡”颤响,直直迎向紧随扑下的黑影。

“嘭!!!”

一团比烈日更为灼目的灿然光华遽然大亮,空中断裂的荆棘茎枝簌落如雨。法师瞠目结舌地看到光束逐渐扭曲,消失,而那团烈火却愈加接近,即将触体。即使是在这片难以直视的强光之中,他还是清清楚楚地窥见了,一双狰狞的血眸。

撒迦,在不住地奔跑着。一边跑,一边急促地喘息。

他跑得很快,在丛林间,在荆棘缝隙中,一刻也不曾停顿。这一片山体的地形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掌心的纹路那样熟悉。

从要塞逃出后,卡姆雷就一直背负着他,高速掠行。直到到达山腰的时候,才让撒迦独自离开。

离别的话语,仍回荡在撒迦的耳边,久久不散。

“接下来,我不能陪你了。”卡姆雷将撒迦放到地上,蹲下身,巨大宽厚的手掌轻抚着他的脸庞,“一直往北走,钻最密集的林子,千万别下山,更不准回边云。饿了,就爬到树上看看鸟窝里有没有蛋。我想你一定还记得,几年前没有粮食吃的那段日子。像那时一样仔细地找,不漏过每一棵树,你才不会饿死。”

“我们一起走,你答应过的,要永远在我身边。”撒迦拽着卡姆雷的手,满面焦急惊惧。

卡姆雷摇头道:“对不起,撒迦,我答应你的这件事,做不到了。因为......因为我就要死了,像威卡那样。”

撒迦松脱手,怔怔地道:“我不要你死,你死了,撒迦该怎么办?”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要独自过活,自己照顾自己。”卡姆雷拭去儿子脸上的泪水,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响动,低低地道:“如果能活下来,一定要变得强大。我不需要你现在就能理解,但你得记住我的话。足够强大才能过更好的日子,才会活得更长久!好了,快走!”

撒迦半步也不动弹,死死地抱住卡姆雷,脸上泪水滚滚而下。

卡姆雷突然抬手将他推开,重重地一记耳光扇下:“走!现在就走!我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得去找自己真正的亲人!”

撒迦脸上顿时高高肿起,却像是根本没听见卡姆雷的话:“父亲,我能留在这里吗?我不怕死,就想陪着您。”

卡姆雷心中不忍,抱起撒迦,贴着他的脸庞亲了亲:“你是一个男人,以后不许再哭。我知道撒迦是个好孩子,想陪在我身边。但是,你得活下去,不要让我和叔叔们都白白死了。看着我!你现在必须得试着去承受痛苦!懂吗?!好了,转过身去,一直跑,不要回头,就这样跑下去。我会在这里看着你。快点,滚!”

撒迦咬住了下唇,用力擦拭着眼角,缓慢地点头,跄跄踉踉地奔跑起来。没出几步,他转过身来,依依地看了卡姆雷一会,拔足往远方林中跑去。这一次,他没有回头。

卡姆雷怔怔望着他矮小单薄的背影逐渐没入黑暗,虎目中缓缓流下泪来:“好儿子,这才像个男人......”

后方极远处,隐隐传来了异常声响。卡姆雷反手拭上脸颊,自嘲地笑笑,目光中逐渐泛起了冰冷杀机。

随着一刻不停地奔跑,呼吸正变得越来越急促,胸口疼得像是随时便会炸开。风,刀子一般割在脸上,灌入口鼻,吹干了泪痕。撒迦的嘴唇已被咬得稀烂,脑海中,只是翻来覆去地回响着:活下去,强大,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