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寂火

王冠之上,镌刻着血与火交织的荆棘花环,战士的魂灵飞舞,轻掠,穿梭于夜空,地狱...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叛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哦?是你?”看清了那人的面容后,莫达鲁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马蒂斯于日间对峙时所表现出的凶狠多疑,曾给少将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现在,那头急欲舐食鲜血的野兽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是一个面色煞白,牙关激烈交击的懦弱人类。

判若两人的转变,并没能困惑莫达鲁太长时间。作为一个无数次从生死沙场中走出的军人,他坚信着杀戮可以摧毁任何东西,其中,也包括了人类的信仰和意志。

“放了他。”少将趾高气扬地挥手。无论是敌人的灵魂,还是首都岩重那些贵妇人的肉体,征服的感觉总是能令他愉悦。

几个蓝袍法师保持着沉默,无人动作。

一片难堪的死寂中,莫达鲁沉下了脸:“虽然你们并不隶属军部,但这里不是首都,而是前沿要塞!麦迪布尔不在的时候,宫廷魔法师也一样得听我调度!”

“是的,大人,没有人敢于置疑您的至高权力。”一名身材娇小的蓝袍人冷冷开口,语音清婉低回,却是个女子。几枚细小的光点从她手中亮起,疾飞,附上了马蒂斯的周身。

直如白昼般的火光耀动下,门迪塔依旧将清冽的剑锋悬停于第四名边云士兵颈侧,漠然注视着身边的一切。几缕宛若实质的炎气,无声游走在锋刃边缘,不时爆起一簇簇细微却炽烈的星芒。

马蒂斯身上所缚的白色光束,已在片刻之内冰雪般消融不见。他略为活动了一下麻木僵硬的手腕,垂首穿过密集竖立的木桩,走到莫达鲁面前跪下,语声颤抖地道:“大人,请原谅我早些时候的不敬。从现在开始,我愿意去做任何您吩咐的事情。中队长曾经犯过的所有罪行,我会一点不漏地指证。请您......不,求您,不要杀我!”

莫达鲁怔了一怔,随即放声大笑:“看不出,你倒是个贱骨头!唔,刚才我好像听见你说,愿意执行我的任何命令?非常好!听话的猎犬,才会得到主人的赏识。现在,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已经具备了成为一条好狗的资格。来,替我舔干净它,要舔得闪闪发亮!”

马蒂斯连连点头,小心翼翼地捧起少将伸到面前的马靴,真的如狗一般舔了起来。边云降雨极少,地面干燥多尘,莫达鲁的马靴表层早就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泥土污垢,丝毫也分辨不出原有的色泽。马蒂斯跪弯着腿部,身躯佝偻,缓慢而仔细地舔着每一寸靴皮。可能是由于气管中呛进了尘土,他压抑着咳嗽起来,年轻的脸庞涨成了血红色。

边云士兵们默默地看着他的举动,没有人再愿意骂上半个字。这些粗豪汉子体内的热血,在这一刻,已完全冷透。

卡姆雷粗重地喘息着,低垂下了头颅,豹一般的环眼中盛满了深深的痛苦。撒迦疑惑不解地仰起脸蛋,看了眼父亲,又望向不远处执着斑斑血刃的门迪塔,最后把视线停在了举止奇异的马蒂斯身上。完全陌生的人,血腥肃杀的场景,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个诡谲的梦魇。只不过这个梦,单纯如他,却是不懂的。

很快,莫达鲁的另一只马靴,也在唾液的润染下变得乌黑发亮。马蒂斯擦了擦狼藉不堪的嘴角,抬头谄媚地笑:“大人,您还满意吗?”

莫达鲁傲慢地点头:“还算不错!接下来,该让你做些什么呢?”

马蒂斯神色突然一变,倏地站起了身:“大人......”

一道猛烈腾起的金色光芒立时斩到了他的头顶上方,悬而不动。几缕发丝被气流激起,掠扬过震颤的炎气边缘,无声断落坠下。

“你想做什么?”莫达鲁不动声色地道。

马蒂斯退开半步,望着他光刃般顿在空中的手臂,惶恐地道:“您误会了!大人,我只是想替您料理几个不开眼的家伙,就是现在!”

莫达鲁神色微动:“哦?这样看来,你倒是急于展示对我的忠诚啊!行了,要做什么就去做吧!我还真是想看看,一个像你这样卑微无耻的人,到底能给我带来多大的乐趣。”

马蒂斯满面感激之色,低头后退了几步,径直行到一个被绑起的边云士兵面前,铁青着脸探手而出,扼上他的脖颈。颈骨断裂的脆响炸起后,那汉子怒睁双目,头颅渐渐歪向一边,手臂上刚刚蹿起的金黄色炎气寂然泯灭。

杀了一人后,马蒂斯片刻不停地穿行在桩丛之间,“咔咔”脆声瞬间大起,又有将近十名边云士兵死在了他的手下。这些人里面,有残缺的老兵,也有四肢健全的大汉。随着生命的消失,手臂上灿烂的辉芒逐渐淡去无踪,他们的表情也逐渐凝固。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愤怒与悲哀。

“大人,这些人都发动了‘战神死契’,我怕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都解决掉了。”马蒂斯回到莫达鲁身边,恭谨地道。

少将颇为意外地打量了他两眼,啧啧叹道:“没想到你杀起人来倒是半点也不手软......‘战神死契’?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就凭他们那点程度的低阶炎气,难道以为这样就能挣脱宫廷魔法师的法术束缚吗?简直是可笑到了极点!”

“是的,大人,我只想着不让他们给您添麻烦,是我多虑了。”马蒂斯讪笑着,奴颜满面。

“你做的不错!”莫达鲁大刺刺地挥手,满意地道:“只要够聪明,知道主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就算是一条狗也能够比人活得好。”

马蒂斯神色愈显谦恭:“是,我一定会把大人的话牢牢记在心里。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您最忠实的仆人......”

莫达鲁神色转冷,望向卡姆雷,淡淡地道:“坦白地来说,中队长,我并不想杀掉所有的边云士兵。有一点很关键,你必须得死,这样他们才有可能变成我的人。问题在于,像我身边这条狗一样聪明的人有多少?”

马蒂斯眼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强笑着道:“老大......您不如劝劝兄弟们,这样死了,不值得。”

卡姆雷沉默良久,沙哑地开口:“马蒂斯说的不错,兄弟们,我想要你们活着。不管是为了什么,请你们活下去!”

他身边一个边云汉子厉声道:“老大!我的这条命,大家的命,包括那个王八蛋的命,全都是您从妖兽口中救回来的。现在才死,已经是赚了!”

“死掉虽然不怎么好玩,但能和兄弟们一起走也不错。”另一个汉子满不在乎地道:“可惜了,老子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女人是个什么滋味......”

卡姆雷的目光,逐一掠过所有他能看见的兄弟脸孔。每个人都同样回望着他,神色坚毅决然,毫无畏惧。

卡姆雷惨笑,眸子里却燃起了熊熊光芒:“你们这帮家伙......也好,就让我们一起去冥界,在那里寻找第二个边云!”

如同平静的湖面里被投进一枚小小石子,新兵队列间爆起了一阵短暂的骚动。就连几个雕像般冷漠的蓝袍人,彼此之间也在交换着惊诧的眼神。在直面死亡的时刻,眼前这群黝黑粗豪,狞恶如野兽的汉子,却有着如此铁血而真挚的情感!难道,生命对于他们来说,竟已经成了可以谈笑间舍弃的东西?!

一直片语不发的门迪塔瞥了眼少将隐隐发青的脸色,忽然大踏步走到卡姆雷身前,手臂方自抬起,却被一个矮小的身躯所拦阻。

“哦?你今天的胆子,好像变大了。”门迪塔低头注视着撒迦,面无表情地将血迹斑斑的阔剑,架上了他瘦削的肩头,“躲在你父亲的身后,难道不好吗?”

撒迦努力张开双臂,一双小小的眸子里满是愤怒:“不许伤害我父亲,不许再伤害叔叔们,我会杀了你的!”

门迪塔毫不理会,冷冷环视着边云诸人,道:“边云要塞里的每一个人,在帝国的军册上都已经死了。但你们的家还在,亲人都活得很健康。只要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就可以和他们团聚。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现在就摆在眼前,只要放弃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就可以把它真实地握在手里。”他骤然提高了声音,吼道:“不要告诉我,你们不在乎!恰恰相反,你们就连发梦时都在战栗,在颤抖,只怕这辈子等不到这一刻的到来!”

死一般的沉默,没有人说话。夜风袭来,火光变得黯淡摇坠,就像是一颗颗苍凉飘摇的心。

“我没有什么耐性,想清楚的人,应该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表现对将军的效忠。”门迪塔的语声冰冷而低沉,身影在火光耀动下诡异扭曲,宛如恶魔。

回答他的,是低低念诵的祈语。以及,一簇簇接连爆起的炽烈炎气!

门迪塔终于变色,震惊地道:“你们......是在自杀?”

“你说的不错,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梦见我的老母亲。我想家,都他妈快想疯了!”一个黑瘦的边云老兵双目赤红,嘶哑地笑道:“但出卖兄弟的事情,老子是万万不做的。门迪塔,你这个杂种要想死得痛快点,就把那把破剑从小撒迦的脖子边拿开!你应该知道,在边云,从来就没有人能碰他一指头!”

“干吧!把他们全都杀光!”

狼一般的嘶嚎响起,几乎是每一个边云士兵的身上都喷出了火焰般的强烈辉芒。他们龇牙咧嘴地咆哮着,根本不考虑自身承受能力,只是疯狂提升着体内蓬勃滋生的炎气。部分躯体上的皮肤,肌肉,甚至是骨骼都在强大可怖的张力下寸寸爆裂,炎气如火蛇般从裂口中直蹿出来。疼痛和死亡,已没有人在乎。边云中人从来就不懂得自杀为何物,他们唯一会的,就是在绝境中拼命!

莫达鲁微微冷笑,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在他的心里,除了有着一些惊讶外,更多的则是不屑。低阶到近乎脆弱的炎气,就算是发动了“战神死契”又能怎样?

“大人,这些人还真是不自量力啊!就算是他们能挣脱束缚,在大人您的面前,还不是只有被割宰的份!”马蒂斯深深地叹息,仿佛这些正在燃烧的生命,让他感到了些许惋惜。当然,这一点点异样的情绪,也是他处在新主人的立场上去考虑的。

“话虽然是不错,但就凭他们想要挣脱‘神之束缚’,简直是比一只蚂蚁拖动马车还要......”莫达鲁不无得意的语声突兀顿住,目光定定地望向前方,惊骇莫明之下,脸部肌肉开始不自觉地抽动起来。

他正面所对不到五丈的地方,一个残疾老兵挪动着肌肉怒凸的身躯,硬生生挣断了最后一道缚在脚踝处的光束,低吼着向这边扑了过来!

由于体内炎气的膨胀挤压,他半边脸庞上的皮肤肌肉已经完全支离破碎,一只硕大鼓胀的眼球也被挤出眶外,妖异地挂在鼻梁侧方,随着身躯的起伏而晃动不休。老兵只有一支手臂,整节前臂自挣脱“神之束缚”的那一刻开始,就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向后斜斜弯曲着,惨白色的尖锐断骨刺出肌肉,自臂身四处向外张开,似极了某种异变的妖兽肢体。

法师们尽皆震骇不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少将一样,他们料到了绝境中会有背叛,却未曾揣透,绝境下男儿的心。